top of page

我在芬兰急诊室的十小时



上一周,因为贫血,被芬兰私立医院送去了公立医院的急诊室,好在当时人不多,等了三个小时就被遣返回家。公立医院建议我再预约一次医生,好好检查一下我的贫血原因。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按部就班又预约了一次私立医院,一方面,不想占用芬兰公立医院的公共资源,另外一方面,我所在的公司有私立医院对口的医疗保险,预约也快,安排也快。但是却不想这次预约,却成为了我在芬兰急诊室等候十小时的导火索,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尽是恩典!


主日因为服侍忙碌了一天,本想着周一又约了个私立医院的医生,应该不会再把我送去公立医院的急诊室,然而我错了。因为不知道在私立医院抽血检查的血液数值哪里出错了,我的贫血数值比上一次检查还低,私立医院的医生判定按照我这样的情况,应该立刻马上就送去公里急诊输血(哈哈哈,就差没叫救护车了)。虽然我本身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但是既然数值那么低,我也被医生得到的数值吓了一跳,还是乖乖地听医生的建议又被送去了公立医院的急诊室。只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大概是因为周一的缘故,芬兰公立医院的前前后后挤得都是人。完全不像我上一周来急诊室看到的安静的像图书馆一样的安闲环境。


由于自己的数值过低,已经低过了上一周芬兰公立医院急诊室的给的警戒数值。我的心情是沮丧的,因为我没想到自己又会被送到急诊室来。并且看到有那么多人在候诊,我都不知道我要怎么熬过接下去在急诊室里面的时间。单单在排队挂号,就花掉了整整一个小时。而在排队怪号的房间里面,就已经坐了至少四五个坐着轮椅无法动弹的人。瞬间感觉自己好像到了一个看到真实人间疾苦的地方——这也是自己在芬兰居住了二十年,几乎没有见过的场景。而我,自认为自己整体还是健康的,忽然自己与他们的身体状况等同,那样的落差感,瞬间袭来。


好不容易挂上了好,担心我身体安危的我爱人,被禁止要求陪同,不过他陪同其实我反而还有些担心,因为此时已经快下午2点钟,再过2个小时,在幼儿园里面的两个孩子就必须要有人接回家才行。而爱人若是可以陪同,他肯定要往返幼儿园和医院两地跑。我安慰了一下,让他放心回家去接娃,如果快的话,接娃接完还能来接我。他听了我的建议,非常不舍地离开了。进入急诊室的等候大厅,这里的场景比挂号室,更加拥挤,几乎没有一张椅子不坐着人。每一位病人因着身体的不适,应该已经完全不再考虑现在是不是新冠疫情期间了。有的人难受得能躺则躺,挂盐水的和咳嗽到快要呕吐的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毫无间隔地坐在一块。我甚至都觉得我不是在芬兰,因为芬兰的社交恐惧症是全球出了名的,怎么可能病毒大传染时期大家怎么能愿意毫无嫌弃地坐在一块呢?但是人的肉体,真的是软弱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疼痛或者不适,就可以使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瞬间放下了自己芬兰人的社交恐惧的矜持。


我一进入等候室,似乎运气还是不错的,马上就有人喊我的名字,叫我去抽血做检测。我心里面真的很不情愿,因为我上午去私立医院,刚刚抽过血,我就是因为贫血被送来的,血对我来说都这么珍贵了,他们就不能看上午私立医院发过来的数据直接给我诊断吗?我问了一下护士,确实需要抽血吗?但是护士还是微笑这坚决要给我抽,只好认命给她抽了。抽血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位置,刚刚坐下,之前差我两个号的挂号的一位拄着两个拐杖的老奶奶终于挂号成功,也进来了。看她离我走得最近,干脆还是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她。自己再去看看有什么座位可以坐。回头看了一下手机,只有15格电了。我真是崩溃,我没有想到当天的行程又会被送到急诊室来,也没有想到今天急诊室的人会那么多,所以根本我就没有带充电器。这样,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的等候我们怎么熬啊?我此时心里还以为自己可能只要和上次一样,等个三小时最多了。但是三小时配15格电,肯定是不够的。只能换成省电模式,毕竟到时候我爱人接完孩子,还要和我联系来接我。


又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心里面开始发出了各种怨言,为什么我要坐在这种地方白白浪费时间,我还有那么多服侍要做(因为在教会中,我和我爱人是负责网络事工,所以周一线上事工还是有的),怎么能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孩子们也需要有人照顾,要是我晚回家了,她们会不会好好吃饭?妈妈不在家,爸爸一拖二肯定要累坏了!关键是我现在只有15格电,我能做什么啊?此时此刻的我,对于能够又找到一个新的座位,一点感恩之情都没有,心里面装满的都是怨言,烦躁,郁闷与难受。手机没有电,我只能看着急诊室的各种百态:有被刚刚被人推来的腹痛难耐的黑人小姐姐,估计她是打了急诊电话救护车送来的;有满脸是血坐在轮椅上的工地大叔,拿着一块布压在自己脸部出血的地方;还有难受到已经无力按急诊室门铃的不听在呻吟的老奶奶,她颤抖的手只能垂在轮椅的边上;还有被放在特殊躺椅上,左腿受伤芬兰大姐,她被不同的护士医生推来推去,做着各样的检查检测……


看着这样的场景,我真是对急诊室,产生了一些恐惧,因为在这里,我们是能够见到人面对疼痛与不适,最最真实的软弱。而此时的我,内心的负面情绪带来的痛苦,比我身体上的不适更加巨大——毕竟我只是因为贫血被送来,并且我本身身体还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而我能做什么?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最多只能帮老奶奶让让位置而已。或者我可以为他们祷告?


当人心里面不舒服的时候,就会本能想要找个发泄的途径,我第一次就没找对对象(第一时间不找祂就是出问题的关键),虽然没有找对对象,但是因着祂祝福,却又成为了正确的对象。我又一次打开了手机,对着我们教会的两位执事姐妹们,开始了一波牢骚,因为其实当时我最着急的,还是万一我要是病倒了,或者晚回家了,我还有一波答应要做的事工没有做。虽然我这样的想法确实很自我中心,并且也没有全然交托给祂,而且也是铁了心现在就是不想祷告,因为我烦着呢!结果其中一位执事就开始为我祷告,另外一位执事,开始和我聊天,虽然我手机确实快没电了,但是我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发牢骚的机会,想把手机用到10格点的时候,再不聊了。但是真的非常感恩,我为我们教会有这两位执事向主献上感谢。不管是默默的代祷,还是陪聊,都成为了我在芬兰急诊室10小时里面最大的转机!在其中一位执事为我祷告的同时,我和另外一位执事说:“我快只有10格电了,我现在真是后悔早上在等医生的时候花那么多时间看垃圾新闻!”,而那位执事安慰我说:“是啊,我们真的非常容易陷在罪中之乐中。”然后我就才开始后悔,我没有把当天的更多的时间放在读经和祷告上。似乎不管是代祷还是认罪,都使我看到我应该把目光早早地就放在了祂那里才对。我因为确实手机快没有电了只能先和两位执事暂停聊天。开始了自己的祷告,从认罪开始,从自己发怨言的认罪,自己看垃圾新闻的认罪,和向执事发牢骚的认罪,没有好好认真花时间读经的认罪,以及不愿意祷告的认罪,再到为急诊室里面这些痛苦的,呻吟的人的代祷。


祷告,真的是最大的转机!就在我为自己为自己没有好好花时间读经的事情认罪的时候,祂使我的眼睛明亮了,就像在旷野终于能看到自己眼前有一口井的夏甲一样,我发现这么大的急诊等候室里面,其实有好几个给手机充电的设备。明明我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个等候室了,我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些充电设备!赶快把只有十格的手机拿去充电,然后开始继续祷告。没想到一会儿,腹痛难耐的黑人小姐姐,好像肚子也不疼了,甚至可以躺在沙发上睡觉了。而满脸是血的工人大叔,最快得到了救治,很快包扎好了可以回家了。双手无力痛苦呻吟的老奶奶也很快得到了帮助,医生对她进行就诊,也回家去了。而腿受伤的芬兰大姐,正好有被推到了我的边上,我顺便还可以帮她手机充充电,帮忙她从厕所把她推回来,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不舒服,仅仅只是在等急诊科的医生叫我。而看到这些难受的人变得舒服了,得到了救治,忽然觉得自己多等一些时间其实也是值得的。


手机的电充到了50格的时候,我赶快拿起手机,打开圣经,认真仔细地开始今天的灵修。仔细想想,很少有这样的没有牵挂的灵修时间。我不用去想孩子吃什么做什么(反正她们也不在我身边),不用想教会有什么事工我还没做(反正我也做不了),也不用去想工作上有什么难题(反正电脑也不在身边)。就是专心认真的地读祂都会话语,思想,默读。想起早上的时候还在想着在上海因为疫情隔离的肢体,看着吃饭的点也快到了,急诊室也没有餐厅,干脆就花一点时间为上海的肢体们禁食祷告,毕竟他们是真缺粮少食,我也只是暂时在急诊室里面,哪怕过夜也只是十几个小时而已。祷告快一个小时,给我爱人留言,我已经做好了在急诊室过夜准备了,因为我看到那些不停在工作的同一位芬兰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已经没停地工作了八个小时,期间他们也没有吃东西甚至喝水的时间,而我们还能在候诊室里面看看电视手机,上上厕所,听听音乐。腿受伤的芬兰大姐,拿出一个三明治,告诉我,候诊室边上的阶梯附近,有个自动售货机,我爱人也发消息告诉我,赶快去买点东西吃。既然 神又开路让我看到有吃的,那么我就放下手机圣经,去买了一包三明治,一瓶鲜榨果汁,还有一条巧克力棒。


在急诊室里面的最后两个小时,我把出埃及记的从主日落下的三章灵修(包括第二天的)全部灵修完毕,还顺带把哥林多前书也给仔细读一下,刚读得觉得饱足的时候,急诊室的医生小哥哥终于喊了我的名字,看一下时间,晚上9点半。小哥哥告诉我,我在急诊室抽血的结果是,我的贫血并没有像私立医院的数值那么低,很可惜,我白跑了急诊室一趟,并且又给我开了高剂量补铁剂。私立医院迷之的操作让他也很迷糊,因为一次误送急诊室就已经很奇怪了,我居然连续两周,都被送过来,他让我另外花时间从公立医院预约再检查一下我贫血的原因。


我想,如果我没有好好地重新去祷告,去读经,我会为我这次在急诊室白白等了10个小时而感到愤怒和生气。但是这一次,祂让我感到,这十个小时,并没有浪费,而且是值得的。我不仅在这里,看到了人最最真实的软弱,也看到自己的软弱,有限,有罪和自以为是自以为义,更重要的祂的刚强,却在我们这一个个软弱的人身上得以彰显与成就!我能够在短短的10个小时里从一个满是抱怨,难过,焦急的心态中走出来,带着平安与喜乐,甚至能够为我遇到的人代祷。也能够有人为我代祷!我真的是非常地感恩!

最重要的,我其实贫血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被私立医院误诊了!这也需要感恩!血也并没有白抽!虽然之后还是需要做一些检查,但是我相信,这次经历让我又一次学会了不看环境不看人不看自己,哪怕自己确确实实烂透了,却依旧能够在祂那里得到帮助,医治和安慰。

最后,一个重要的提醒,是我们教会传道人弟兄说的:一定要随身携带纸质版圣经啊!虽然手机圣经有很多快捷的地方,但是也有它的限制和弊端。

这一次对于我这个手机不离身的人来说,我终于领悟到了!

最后的最后,继续为上海祷告。我也只是在急诊室那也不能去待了十个小时。而上海的人们,他们依旧被隔离了快一个月了,食物也是极度匮乏的状况。求主能怜悯带领他们,从患难中领悟祂真正的美意!

20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20240412桑拿随谈——不要惹儿女的气

【太21:28】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他来对大儿子说:‘我儿,你今天到葡萄园里去作工。’ 【太21:29】他回答说,‘我不去’,以后自己懊悔,就去了。 【太21:30】又来对小儿子也是这样说。他回答说‘父啊,我去’,他却不去。 【太21:31】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哪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 神的国。 【太21:32】因为约翰遵着义路

20240405桑拿随谈——摩西父母的信心

【出2:1】有一个利未家的人,娶了一个利未女子为妻。 【出2:2】那女人怀孕,生一个儿子,见他俊美,就藏了他三个月。 【出2:3】后来不能再藏,就取了一个蒲草箱,抹上石漆和石油,将孩子放在里头,把箱子搁在河边的芦荻中。 【出2:4】孩子的姐姐远远站着,要知道他究竟怎么样。 【出2:5】法老的女儿来到河边洗澡,她的使女们在河边行走。她看见箱子在芦荻中,就打发一个婢女拿来。 【出2:6】她打开箱子,看

20240331 祂已复活!

【路23:27】有许多百姓跟随耶稣,内中有好些妇女,妇女们为他号啕痛哭。 【路23:28】耶稣转身对她们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 【路23:29】因为日子要到,人必说:‘不生育的和未曾怀胎的,未曾乳养婴孩的,有福了!’ 【路23:30】那时,人要向大山说:‘倒在我们身上!’向小山说:‘遮盖我们!’ 【路23:31】这些事既行在有汁水的树上,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