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0240512 等候 神

已更新:5月18日

【撒上24:1】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

【撒上24:2】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率领他们往野羊的磐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

【撒上24: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

【撒上24:4】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

【撒上24:5】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

【撒上24:6】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撒上24:7】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不容他们起来害扫罗。扫罗起来,从洞里出去行路。

【撒上24:8】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

【撒上24:9】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

【撒上24:10】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撒上24: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

【撒上24:12】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撒上24:13】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撒上24:14】以色列王出来要寻找谁呢?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

【撒上24:15】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鉴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

【撒上24:16】大卫向扫罗说完这话,扫罗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就放声大哭,

【撒上24:17】对大卫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

【撒上24:18】你今日显明是以善待我,因为耶和华将我交在你手里,你却没有杀我。

【撒上24:19】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愿耶和华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报你。

【撒上24: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

【撒上24:21】现在你要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灭没我的名。”

【撒上24:22】于是大卫向扫罗起誓,扫罗就回家去。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以上,本周主日的 神的话语。


本来之前应该一周一章的进度,但是从撒母耳记上十九章开始一直到二十四章的信息绝大部分都在一件事情上进行描述——即扫罗追赶大卫,大卫逃避扫罗追杀的手。虽然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信息,并且也非常宝贵重要。但是愿大家自己付上代价细细地阅读十九到二十四章的信息,并且今天主日的信息将会集中在二十四章分享(Shelly:这一部文字分其实也是证道中的一部分的翻译)。


在继续写证道翻译的文字之前,我(Shell)也向 神献上无比的感恩。本周主日礼拜,因为家里的大女儿的脚筋在周六晚上有点拉伤,所以主日当天为了照顾在家修养的大女儿,我和她就没有办法参加主日聚会。而我爱人带着二女儿去教会聚会。我爱人怕我这周没有及时被牧养,特意把教会的直播链接发给我,让我可以在线上一起做礼拜。只是那时候我正好在家里洗碗,而直播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地小。我换了电脑功放和手机耳机,都把音响开到最大,依旧还是清不清楚证道的内容。我必须停下手中的活,关闭水龙头,高度集中才能听清证道的声音。而事实上,我做完家务以后,还要为家人备餐午饭,免得我的爱人因太挂心大女儿和我而不愿意带着二女儿参加教会的午餐爱宴,肯定礼拜一结束他们就会直接回家(我知道他因为太爱我们会这么干)。所以,即便我确实好想好想仔细听证道,可是我也不能放下手中当作的活专心听证道。可想而知我那时候的情绪基本上是像马大一样火烧火燎了,就差对在家对我有需求喊这喊那的大女儿发脾气了。是的,就在我火烧火燎的时候,其实圣灵已经开始责备我,要我安静了。可是我的肉体还在和圣灵大大相争,虽然我已经羞愧了,可是我的肉体想要拒绝这份责备。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听不是很清楚的证道的直播里面几句问就像穿透耳机一样进入我的心:“我们是否愿意像大卫那样,愿意等候 神所要成就的时间?是否相信,神的时间到了以后,祂所以应许的祝福必然成就?”


说实话,我是更羞愧了。因为这声音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安静下来,祂预备的主日安息必然会成就在我身上!但是我如果现在偏偏就不是信祂的应许,为了听清楚证道听不清,继续火烧火燎,不好好做好我现在当作的,并且还要冲着对我有需求的女儿怒吼的话,那就是我自己选择破坏了主日应当有的应许在我身上甚至我们家中的安息,就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应许给我的祝福了。我现在应当作的,是无论如何都要相信祂的应许必然成就,而顺服圣灵的对我的要求,接受祂对我的责备,而不是为了听清证道,而停下手中我应当作的事情或者向我女儿发火!


感谢主,最终圣灵在我身上得胜了。我事后复盘听证道的时候,确定那场直播的音量确实没有变,一直都是很小声的。但是我能在关键时刻听清祂对我的提醒,完全是因为圣灵在我身上得胜的缘故。我还记得我曾经分享过:

我们若是安静在耶稣基督里,哪怕圣灵很微小的声音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有首我很喜爱的诗歌叫做《轻轻听》。但是如果我们在做或者在想祂不喜悦的事情的时候,圣灵的提醒就会很大声了。如果我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陷在罪中的话,圣灵几乎是向我们在呼喊的!

这个不是物理的声音原理的那种可以用分贝或者声音震动的频率可以测量的声音的大小。这是超越受造的奥秘,是祂应许给我们的基督徒对圣灵的敏感的本能。其实我不应当用“声音”来形容,只是这份对圣灵敏感或者感觉找不到其他词可以来形容(对不起,作为理工专业的我实在太匮乏,词穷了)。而之后,我发现我可以温柔地和女儿说话,帮她解决问题并且也可以一边洗碗、备餐,一边听证道了。所以证道的后半段明明技术上的物理音量没有增加,我依旧因着在基督里的安息并顺服圣灵的带领能够大概明白里面所要向我传达的信息。而我肉体上火烧火燎的心,也被那相信 神之后一定会成就安息的应许,不在乎有没有完整地听完证道而安静了下来。这份安息,是神应许的,实在太美好了!而之后主日的晚上的事实也证明,祂确实不误事。后来网页上又更新了一个更加清晰的录音版本。这让我无比感动感恩!求主纪念所有在技术方面摆上自己的时间精力的小伙伴们!

那么以下,是后来重听主日正道录音的大致翻译:

 

今天这个主日,我们继续来看大卫,特别是来看关于大卫在不停地被扫罗王追赶这件事情。神藉着这件事,如何试验大卫的心,也让我们知道,今天,祂是如何藉着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来试验我们的心的。虽然这些经文的记载的事情是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但是在今天依旧与我们有关(这句话来自讲员在证道前为讲台的祷告)。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在我们家外面挂了一张白椅子当作秋千来玩。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我把上方的固定处用螺丝等固定好,下面用绳子绑住了椅子,然后又稍微用了点力气压了一下椅子,觉得还挺牢固的,然后我就走开去做其他事情了。过了许久之后,我正在我们家院子里做其他的事情。我忽然听到有一声大声的呼叫。然后我就跑去一看,地上有我之前固定的秋千椅子,当然还有我的一个在地上哭泣的娃——娃和这不牢固的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我安慰了我哭泣的孩子,之后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制作的秋千居然这么不牢固。为什么我的秋千,连我家的一个孩子的重量都不能承受。我查看秋千的上方绳子固定的地方,发现那个地方甚至无法承受第一次的承重测试。这让我思考我们的信仰理论,很多时候,我们自己所想基督徒的核心价值甚至还不如我的这被挂起来的秋千,就像我们把我们生命中所谓基督徒的核心价值挂起来,就像那些我们以为好像能够体现我们自己价值的交通工具和那些名牌T恤。我们所认为的那些所谓的基督教信仰,其实很多都没有经过生命的承重测试。这些理论它们都能够坚定我们所相信的么?它们能够经过信心的试验么?它们是真的有足够的强大来建造我们真实的生命吗?那真正的基督信仰的核心价值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那些真正的核心价值,是可以使我们去面对的承受测试,并且能够使我们通过信心的试验与试炼的。


这是我们今天要在撒母耳记上大卫的生命的经历记载中所要看到的。大卫他到底面对了什么样的 神给他的的试验。他面对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决定,一方面是个人的理想抱负(甚至可以说是神应许要成就的国度宝座)和复仇(甚至可以说是正当防卫,毕竟扫罗王一路追杀他,连屠城都干出来了),而另一方面却是放下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主权,相信 神的主权(sovereignty)、顺服神的旨意的成就。就像我们在世的生命中时常也会遇到这种矛盾挣扎的状态(Shelly:就比如我一开始所写的在家做家务和听证道的时候的冲突中,肉体与圣灵相争的状态)。这状态试图把我们从我们坚固的信仰根基上扯出来。因此,让我们来看看撒母耳记上二十四章的经文,看看神藉着这些记载,要如何扶持我们在基督里站稳脚跟。


关于今天的经文主题信息,主要分为三点:

  1. The Background/事件背景

  2. The Story/事件内容本身

  3. The Application/在今天的应用


一、事件背景

现在我必须要先提醒大家一下,到目前记载为止,扫罗依旧还是以色列的王。他正在从他的王的历史舞台中退出,而与此同时大卫正在从他的王的历史舞台中进来。扫罗已经自证自己是那个错误的君王。他在很多事上并没有顺服 神的心意去正确地行使作为 神的国度的君王应当行使的王的义务与责任。所以 神藉着撒母耳预言祂要将这国位交给一个”合祂心意的人“(撒上十三14),而大卫就是这个被神所拣选的复合”合 神心意“的有作 神的国度的王的资质的人。但是问题是在于,从扫罗到大卫,这从不合 神心意的王的主权到和合神心意的王的主权的交接,神并没有明确地详细地说明是怎么成就的,甚至何时与何地当事人都不知道。而且就我们自己在阅读已经成就的这段历史来看,这王权的交接也不是直接啪地一下就完成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今年芬兰旧任总统尼尼斯托的卸任与新上任的总统斯图布的交接,但是至少这交接的过程尼尼斯托多多少少要把一些上一届中会延续的事务给斯图布阐明状况,甚至给予一些职责范围内辅助,以便更好地交接。这本来应当是扫罗王与大卫的王权交接的过渡流程。可是现在,扫罗王却不好好出去打该打的战,而大卫却被他到处追赶追杀,一直到最后大卫真正得到王权,神的应许成就的时候,中间前前后后竟然有将近十年的时间。


在撒母耳记上的后半段,这几乎占了整卷书的一半的内容——将近十五章的经文,在记载大卫要么在逃避扫罗的追杀,要么就是在逃避追杀的路上。这是这十五章里面持续地发生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应该是相当震惊的事情!十五章可是相当长的内容啊!要知道整卷马可福音可也就十六章的内容!既然我们在撒母耳记下的记载中已经很清楚地知道了大卫一定会成为 神的国度以色列的君王,可是为什么圣灵要使用了那多的时间(和记载)在这件猫鼠追逐似的扫罗与大卫的拉锯战中?为什么大卫逃避扫罗的追杀的时间,要那么长?


我们回到上次关于撒母耳记上的证道所用的经文(撒上十八章),我们知道大卫坐上君王宝座前的这段时间,是一个窗户。特别是一个可以看到什么是一个(神眼中的)正的君王(大卫)与一个(神眼中的)错误的君王(扫罗)的窗户。藉着撒上十八章里面的大卫和扫罗,我们就可以知道,什么样的人是 神所喜悦的君王,也是 神的国度的百姓需要的君王。让我们回到撒母记上第二章哈拿的祷告:

【撒上2:7】他使人贫穷,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贵。
【撒上2:8】他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得着荣耀的座位。地的柱子属于耶和华,他将世界立在其上。

而 神的国度的君王,必须要有的资质就是这如同贫寒卑微的谦卑,而不是高举自己的骄傲。到了撒母耳记十三章,我们更是知道知道神要拣选的君王,必须拥有“合神心意”的资质。那么作为读者,我们的问题是:“合 神心意的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在神的心目中)“顺服”的合理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至少在目前为止,扫罗还算是一个在聚光灯下主要的角色。但是在十八章到二十章的内容中我们越来越清晰地可以看到,这位主要角色已经失去了 神的帮助(或者说神的同在),并且他也没有帮助这位在撒母耳记上第十六章就被膏立的以色列的王大卫。尽管如此,从第二十一章开始,聚光灯开始转移照向大卫了。只不过这被聚焦的大卫却是一个开始到处逃避扫罗寻索自己性命的大卫。而我们心中不禁会不停地发问:大卫要如何回应扫罗如此穷追不舍地追杀?我们在经文中已经很明确了大卫是一个坚持作 神要他作的事情的人,甚至他在逃避扫罗追杀的路上。这样的一个人,更像是一个祭司角色的人。一个像祭司一样的君王,这在十九到二十三章的内容里是一个很重要的要素。比如,在第二十一章中,大卫一行人在逃避扫罗追杀的路上的时候饿了,大卫去到大祭司亚比亚他(可二26)那里要了只有祭司才能吃的神的殿(会幕)里的陈设饼。为什么大卫要来的这至圣的陈设饼给大卫一行人吃而大卫却没有因此而被神厌恶?那是因为大卫他竭力持续地活在 神所要的敬虔顺服的生活中,这实际上是神对祂的祭司的要求。这也是接下来几章中每一章持续有的信息,大卫虽然有软弱与跌倒,但是他总是会停一停去求问 神的心意是什么样的,求问 神的带领,求问 神的帮助。而且一旦明白了以后就会毫无理由毫不推脱,也不妥协,也不降低标准地去完全顺服地执行。这样的生命,事实上是一个属 神的祭司应当有的生命。


在这几章的信息里,这追杀变得越来越紧,看上去扫罗是越来越接近他所要追杀的大卫了。都已经找到了大卫躲藏扫罗的隐基底大本营了。他已经发现了所有的大卫可以躲藏的秘密基地了,最后到了隐基底。直到现在我们依旧还会问:大卫都已经被寻索他性命的人逼到火烧眉毛了,他是否还要坚持他的敬虔,凡事求问耶和华 神的祭司般的角色?这就是 神对他的压力测试(事实上就是试验)。在第二十三章中大卫在山地的记载里,扫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接近地追杀他,使大卫几乎就要被扫罗追赶上了。只是 神在其中带领保守,“却不将大卫交在他(扫罗)手里”(撒上二十三14)。


或许你的脑海里大卫逃避扫罗追杀的画面是这样的:


大卫有一群忠实的朋友,他和他的密友们在旷野欢快地奔跑躲避笨手笨脚的扫罗。每次在他们逃离扫罗的魔掌的时候,扫罗一行人像动画片里面反派角色一样生气地挥舞着拳头。


不,事实上,现实并不是如此地卡通化,没有危机感,或者说充满幽默的!扫罗是一个越来越堕落的人,更何况耶和华的灵离开他以后,他变得越来越偏执,甚至变成了一个非常凶残的杀人犯、独裁者!我们在第二十二章中可以看到,整个挪伯城的耶和华的祭司祭司以及男女、孩童甚至牲畜都被杀尽了(撒上二十二19),仅仅只是因为他要追杀的大卫来过挪伯城讨要陈设饼。这个人现在已经完全是疯了,甚至毫无人性了!连出埃及记的法老都不如了,这时候的他就是一个愿意不惜付上一切的代价只为把大卫置于死地的暴君。


所以你可以看到,对于大卫以及跟随他的人来说,这段躲避扫罗追杀的时期,是非常痛苦的!他们在腐烂的洞穴里扎营,并且还要时刻警惕任何要命的迹象。并且他们远离他们的家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家人。扫罗连耶和华的祭司的城都都能屠,更何况自己的家人?外有非利士人逼迫,内有扫罗追杀,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安全。我们想象一下,连续几个月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和心情里:就比如我们可以想到的最糟糕的暴君或者独裁者,他们愿意动用一切他们可以掌握的资源只想专门抓捕到你,并要置于你死地。是的,这才是大卫逃避扫罗追杀的真实情况!


当你在阅读诗篇中的部分经文的时候,你就可以知道大卫当时的境况。比如诗篇五十七章:

【诗57:4】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

这可不像是大卫在渡结婚蜜月的样子。不,这反而可以看出大卫实在是因扫罗的追杀,受了不少的苦!而且是难以置信的痛苦!而这痛苦,却是一位 神所拣选指定要成为继任的祂的国君王所当承受的特别的痛苦。所以,现在你知道, 神为什么要让大卫承受这些吗?


二、事件内容

我们来到了第二十四章,

【撒上24:1】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
【撒上24:2】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率领他们往野羊的磐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
【撒上24: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

所以扫罗和他的三千精兵已经来了,来到了这个的大卫躲藏的区域。只是扫罗不知道大卫他们到底具体躲藏在什么地方。正当他摩拳擦掌开始捉拿大卫这瓮中之鳖的之前,他想要上个厕所。正如我们在事情变得紧张之前,先把厕所上好,不至于干一半的时候被忽然必须立刻解决的生理需求给扫兴了。所以他就把盔甲卸下了,交给护卫兵,或许也把刀啊盾牌啊的也卸下了。你懂的,当你需要在户外想要解决必须的生理需求的时候,你也需要自己的个人隐私空间。比如一棵树,或者如隐基底的旷野,没有树,找个隐秘的洞穴就是最合适的。他进入洞穴,或许会脱掉了自己的大皇袍(外袍),把它放在石头上。大家懂的都懂,毕竟长袍这种东西要是碰到了便便,就很不雅观了,有损君王威荣。或许他会面朝着洞口,背朝着的洞内,这个大家也懂的,毕竟要是外面忽然发生什么事情,也好及时自卫。顺便说一句,现在刚刚进入洞穴的扫罗,很可能眼睛也还没有适应洞穴内昏暗的光线。所以昏暗的洞穴内到底什么情况,他也看不清楚。当然对隐基底洞穴没有经验的扫罗也一定不知道这些洞穴比他想象的要错综复杂。而这一的洞穴为一群小小的游击队提供了完美的藏身之所。事实上,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就在这洞穴里。而他们早就适应了洞穴中的光线,并且也很了解周围的环境。扫罗的大解的一举一动他们肯定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一开始他们的气氛应该是很紧张的,他们看到有人进来了。然后他们发现这只是一个人而已,并不是一个大军队,或者一群来搜索洞穴的人。而这一个人好像对这个洞穴完全没有一点警惕心的。


等等,这个家伙是谁?是扫罗自己一个人进来了?不!这不可能!不对,看!他的皇家身份的证明全放在那石头上呢!那肯定是扫罗!


瞬间,洞穴中大家的恐慌下降了!


哇塞!这就是那个时刻啊!是不是?扫罗现在就在我们前面,没有护卫,没有卫兵!连个武器防具都不再身边!还毫无防备地背对着我们拉屎呢!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毫无防备地!好家伙,他的皇家屁屁可是露出来了!


要不是环境这么恶劣,情况如此糟糕,这场景几乎就是一个搞笑剧。而现在的这个场景,在在场的大卫的手下的眼中看来,其实就是他们一直以来为大卫祷告来的时刻。他们一直坚信 神总是会拯救大卫脱离扫罗追杀的手。因他们跟随大卫,他们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信任大卫,相信 神是与大卫同在的(其实在跟随大卫被追杀的路上,这样的信任是不容易的),同时他们也不断地在祷告祈求 神拯救他们。而现在,不就是那个隐喻中的救生艇吗?机会终于来了!他们肯定觉得这绝对是救恩,耶和华拯救的手临到了他们。这是 神预备给他们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此时此刻,他们血液中的肾上腺素正在涌动。他们想:“这时刻终于到了!我们终于可以解脱了!”。

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

我们可以想象得出这个场景,跟随大卫的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大卫身边,将上面的那句红体字的话与大卫的耳边窃窃私语。这不是很明显 神给大卫的救生艇么?祂把大卫的仇敌(还是逼迫他追杀他的人)摆在盘子上端在大卫的面前。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历过求问 神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我自己是经历过的。而现在在大卫以及跟从他的人眼前的这个情况就好像已经非常清楚明确的样子。但是这里我要给大家再提个醒,为什么跟从大卫的手下们觉得这个时刻就是耶和华对大卫的应许成就的时刻?因为扫罗现在已经是一个疯狂的屠杀怪物了!必须要有人阻止他!不仅仅只是他未经正常审判流程就胡乱屠杀了挪伯所有的祭司的这种灭绝性的可怕行径,这种恐怖程度连他的手下都拒绝执行。而且他在保护国家免受非利士人的攻击这件事情上也失败了!要知道他是国度的第一任君王,他要代替耶和华兴起的士师去为以色列民争战的!非利士人依旧与以色列民争战,并且还在不停地入侵应许之地,在国度的边界的村庄逼迫杀害以色列民。可扫罗在干嘛?不去与国度的仇敌争战争战,还到处集结了以色列最好的军事资源去追杀一个屡立战功的忠心的臣子、以色列的战士。并且大卫并没有做什么得罪他或是得罪耶和华的事情。这扫罗是不是哪根筋抽了!大卫被扫罗追杀到这个份上,实在是一件完完全全不公不义的事情!甚至连扫罗自己都明白这个理(撒上十九4-6),大卫是神所膏立来代替他的君王。


于是,此时的大卫,手持着锋利的匕首,偷偷上前。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他手下的人一个个的,心里都在为大卫默默地甚至是切切地祈祷“不要被石头绊倒”、“不要看不清撞到什么”、“扫罗不要回头啊!”、“匕首可别掉下来”、又或者“不要发出什么声音惊动扫罗啊”。然后他们就看到大卫走到扫罗皇袍那里,悄咪咪地割下一块衣襟。


嗯,有点奇怪,这是在干什么?大卫,你可以做一些多余的事情,但是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去干嘛的!这些事情其实完全可以在扫罗被你暗杀了以后在干,对不对?拜托,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上啊!


然后他们就看到大卫又悄咪咪地带着扫罗外袍的衣襟又走回来了,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了。然后扫罗完成了他的大号,或许穿好了裤子,有披上了外袍,然后,然后没事人似的出去了!!出去了啊!!!这绝对不是大卫的手下不想要看到的情景。我们可以想到大卫的手下这时候都在悄咪咪的,就差喊出来了,对大卫说:“赶快回去啊!回去!!快去杀了他!”。结果大卫走回来却回答他们说“不!”,他是这样回答他们的:“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撒上24:7】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不容他们起来害扫罗。扫罗起来,从洞里出去行路。

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下,大卫割下了扫罗的外袍的一块衣襟的这个“衣襟”并不是第一次在撒母记上中出现过。如果我们记忆够好的话,我们会记得在撒母耳记上第十五章的时候,扫罗没有完全遵行耶和华的旨意而爱惜亚玛力人的肥美的牲畜和他们的王,所以在强拉撒母耳给他撑面子的时候,拉断了撒母耳外袍的衣襟。而撒母耳指着被扫罗撕裂的衣襟这样对扫罗说:

【撒上15:28】撒母耳对他说:“如此,今日耶和华使以色列国与你断绝,将这国赐与比你更好的人。
【撒上15:29】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至说谎,也不至后悔。因为他迥非世人,决不后悔。”

那我们现在再回到大卫割下扫罗外袍的一块衣襟的场景,我们会觉得这衣襟也象征着王位确实给了耶和华 神所拣选的人。但是,大卫这么作却并不是象征他要用自己的手去夺取扫罗的王位,相反,他以这衣襟向扫罗见证,他不想害扫罗,不想以自己的手来夺取扫罗的王位。扫罗的王位确实会被取走,但是,却不是以大卫的手,也不是以这种方式。虽然扫罗的王位藉着撕裂撒母耳的衣襟成为了被夺走的预表,但是大卫却不以取走扫罗的衣襟,来作为他要夺取扫罗王位的预表。虽然在洞穴里大卫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机会,甚至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但是大卫却不这样行。相反他却如此行:

【撒上24:8】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
【撒上24:9】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
【撒上24:10】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撒上24: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
【撒上24:12】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撒上24:13】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撒上24:14】以色列王出来要寻找谁呢?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
【撒上24:15】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鉴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

他不但阻止了他的手下去暗杀扫罗,甚至自己出来,向扫罗表明自己并无杀害扫罗的心意。这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们看到的是大卫的谦卑,竟然“屈身脸伏于地下拜”在寻索他性命的人面前。这也是为什么可以看出大卫就是那个“合 神心意的人”的原因。

【撒上24:16】大卫向扫罗说完这话,扫罗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就放声大哭,
【撒上24:17】对大卫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

以前扫罗是呼叫大卫名字,或者“耶西的儿子”,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呼喊大卫“我儿大卫”。

【撒上24: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

这事情就在扫罗自己承认自己的不义,又以自己的口来说出 神对大卫的应许(这本该有的正常交接)。这记载就差不多到这里了,然后就有大卫起誓,接着各归各家去。剩下的信息我们可以放到下周衔接第二十五章的时候再说。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故事内容的总结与应用。


三、总结与应用


对大卫的这场压力测试,对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样的提醒与应用呢?

那么我们现在回到证道开始我问大家的问题:“合 神心意的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在神的心目中)“顺服”的合理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大卫虽然确实是那个以色列 神的国度的君王的正确人选,比如他在哥利亚之战上对 神倚靠的的勇敢,但是像这样的争战,却不是一个长时间的压力测试( 神的试验)。也就是说,他的内在将上帝摆在第一位的决心并没有在一个更长时间里受到长期的试验,也没有人向他施压,看看他是能够以持续的方式承受得了试探与诱惑。而大卫面对扫罗长期的追杀,而产生的反应,并且哪怕遇到天时地利人和的可以下手的机会,他也没有去执行人所以为美的事情的时候,这才是那真实的对凡事顺服 神的合 神心意的试验的时刻。这才是一个合身心意的人,即把神凡事摆在第一位的真实应该有的样子。


我们过去可能过都听过这样的一个类似的喻道故事(版本有很多):

一个人快淹死了,然后前前后后有三艘救生艇开来来救他,但是他都拒绝了,说 神会来救他。后来这个人淹死了,他在天堂责怪 神说为什么没有救他。可上帝回答他说祂派了三次救生艇的机会来救他,他却没有抓住。所以他淹死了。

我们都会嘲笑这个喻道故事中的人很傻,没有智慧。到那时我想说的是,大卫的情况却与这个所谓的喻道故事是完全相反的!而他所作出的正确的选择就反而是拒绝去执行,但是他的这个拒绝却是完成了 神给他的试验的关键!


(Shelly补充:吐槽一下的上面这个喻道故事,至少故事里的主角至少是在天堂,而不是在不信者该去的地狱。而且我敢肯定,但凡能够进入天堂的人,都不会和神发怨言的说你为什么不救我的。所以我很支持这次证道的时候说上面的那个所谓的喻道故事应该被批!却是实在是不靠谱!大家以后听到这样带着世俗小学的喻道一定要决绝抵挡,并且要为讲台祷告!)


而真正合神心意,把 神摆在第一位的人,他们应该是这样的:就算 神几次都打发救生艇来,就比如那个要寻索我们,要我们性命,逼迫我们的仇敌放在我们的面前的餐盘里,那正确的答案应该是等候神直到祂以另外一种方式完成真正的拯救!知道答案其实并不是关键,而等候神的时间,把成就应许的主权完全地交在祂手中(这本来就是祂要去成就的),才是真正的专心仰赖祂,诚实倚靠祂!如果我们知道祂给我们的应许必然成就,我们为什么还要走在祂的时间前面去自己执行呢?藐视祂的主权就是不信祂的应许会成就啊!加上自己的参杂,这才是真正愚蠢的!我们要像大卫那样相信,如果这个耶和华所膏的扫罗,并不是那个正确的人选,那 神自己会负责把他的王位取去。如果这个大卫(自己),是那个正确的人选,凡事顺服神,那 神的时间一到,祂也必负责使他他自然地坐上王位。我们甚至在后面的经文中可以看到,当扫罗战死沙场的时候,大卫不但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欢呼雀跃,反而是为扫罗哀哭,作哀歌。


我想,如果我们遇到同样的类似的情况,就像被扫罗追杀的大卫这样的情况。我们很可能会选择那更容易的选择。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想。就比如,我们遇到不好的政策的时候,我们使先去游行抗议,还是先安静下来为政府和官员祷告?我们求问 神了没有?我们为何不问问祂为什么 神 许可这一的政策得以实施?


(Shelly补充:作为华人移民,同样的,我们在办理居留签证的时候,我们都会想方设法选择那个容易的签出来的方法。甚至为了缩短时间,不惜去入籍等等。还要考虑怎么样可以利益最大化地申请到政府福利。但是我们在选择以何种方式 ,享受什么样的福利可以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我亲爱的主内肢体们,我们是否求问神的心意了吗?祂如果要我们随时离开,去别的国家,是否愿意放弃原来在芬兰攒出来可以拿到长居的时间?我自己是遇到过这种情况,当时是明确了神的旨意,就立刻说走就走离开芬兰去了瑞典,放弃了在芬兰十年的学生签证。实际上那十年的签证都可以换永居住了,但那时候真的是 神使我因着信愿意甘愿从头计时的。大家可能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有!!!当我回到芬兰重新计时长居的时候,我看到很多比我晚来的华人,甚至刚刚来的新人都选择了更容易的方法,甚至是投机取巧的已经拿到了永居。那时候我的那份心怀不平,差点就把一开始的祂给我的信心给打没了!真的是一个踉跄把我摔出基督外去!还好祂后来对我各种一路管教下来归正我,使我知道我真的不像大卫那样诚实,有忍耐,我是真的没有通过那压力测试啊!)


其实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能成为这试验,试验我们是走在神前面选择那个容易的方法,还是愿意等候 神的时间。宁可多走些弯路。这样的等候也是“因着信”才能有的!若没有真实的信靠,我们只会走在神前面。做那个不讨祂喜悦的人,不顺服祂的人。不耐心等候祂的人。

【诗37:7】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达的和那恶谋成就的心怀不平。



2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20240519 生气却不要犯罪, 神为我们争战!

【撒上25:1】撒母耳死了,以色列众人聚集,为他哀哭,将他葬在拉玛,他自己的坟墓里(“坟墓”原文作“房屋”)。大卫起身下到巴兰的旷野。 【撒上25:2】在玛云有一个人,他的产业在迦密,是一个大富户,有三千绵羊,一千山羊。他正在迦密剪羊毛。 【撒上25:3】那人名叫拿八,是迦勒族的人;他的妻名叫亚比该,是聪明俊美的妇人。拿八为人刚愎凶恶。 【撒上25:4】大卫在旷野听见说拿八剪羊毛。 【撒上25:5

Commenti


bottom of page